区块链产业,怎样“链”住未来?

区块链产业,怎样“链”住未来?
掃一掃疫苗上的溯源碼,這支疫苗產自哪傢企業、經過哪輛冷藏車運輸、待過哪一座疾控冷庫、最終何時到達接種單位……這些信息透過“江蘇恒為”研發的疫苗存證溯源平臺輕松可知。該平臺通過區塊鏈技術將疫苗數字憑證化,為每支疫苗打造專屬“身份證”,疫苗從生產到接種的每個環節均會被上鏈存證,監管機構可對疫苗流轉進行監管,疫苗使用人則可獲取疫苗溯源信息。這僅僅是區塊鏈技術賦能智慧醫療的一個剪影。區塊鏈作為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正愈發廣泛地應用於多個生活場景。11月6日舉辦的2020江蘇互聯網大會可信區塊鏈高峰論壇上,業界對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前景進行瞭展望和探討。神奇應用賦能多維場景,市場前景廣闊區塊鏈其實並不“神秘”,所謂“區塊鏈技術”,簡言之就是構建在點對點網絡上,利用鏈式數據結構來驗證與存儲數據,根據分佈式節點共識算法來生成和更新數據,通過密碼學的方式保證數據傳輸和訪問的安全,按照由自動化腳本代碼組成的智能合約來編程和操作數據的一種全新的分佈式基礎架構與計算范式。在應用場景中,更容易理解什麼是區塊鏈。“長久以來,知識產權保護存在確權難、用權難和維權難三大難題。區塊鏈技術由於具有去中心化、數據共享、歷史溯源數據防篡改和價值自動傳遞等特點,恰好可以為知識產權保護賦能和支撐。”論壇上,南京理工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戚湧拿出一款該校研發的“數字產品知識產權區塊鏈平臺”解釋說,原創作者提交IP作品,平臺進行登記、評估、授權、交易、使用、監測、維權等操作,並產生相應的IP活動數據,形成IP數據區塊並在分佈式存儲平臺內存儲,保障瞭知識產權生命周期的一站式管理和保護。“江蘇榮澤”基於區塊鏈研發的電子政務系統,打通瞭南京公安、民政、稅務、房產、人社等49個政府部門,支撐600多項證照歸集存儲與 1800多個辦件事項的連接;金寧匯“鏈通萬傢”以小區公共資金監管和流動人口管理為主要抓手,實現小區資金管理、業主投票表決、居民舉報、小區租房登記、物業協調全面升級,打造“小區治理+智慧社區”示范點……在省內,區塊鏈已廣泛應用於電子政務、科技金融、知識產權、電子存證等諸多領域。應用場景多元化的背後,是區塊鏈行業“飛速”的發展,市場主體增長迅猛。盡管尚處於起步階段,但隨著行業扶持及技術不斷加強,我國區塊鏈產業規模不斷擴大。據統計,2016 年中國區塊鏈行業市場規模僅約1億元左右,2019年已增長至12億元。預計到 2022年,我國區塊鏈核心產品和解決方案以及相關衍生產業的市場規模將達到“百億級”。省委網信辦副主任胡連生介紹,截至10月中旬,全國經工商登記的區塊鏈相關企業已超5萬傢,其中江蘇省註冊登記的區塊鏈相關企業達3500多傢,位列全國第三。企查查數據顯示,光今年我省就成立瞭2000多傢區塊鏈企業,增幅高達230%,堪稱“全面爆發”。發展“堵點”人才儲備不足,技術標準缺乏然而,區塊鏈產業發展並非暢通無阻。“區塊鏈作為一種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可信的分佈式賬本,提供瞭一種創新性的金融解決方案。但我們發現,區塊鏈與供應鏈金融深度融合也存在問題。”江蘇銀行區塊鏈項目總監唐然坦言,雖然區塊鏈底層技術發展得到國傢支持,但區塊鏈的廣義認可度並不高,搞區塊鏈的人不懂供應鏈,搞供應鏈的人不懂區塊鏈,導致區塊鏈產業並未真正應用到供應鏈金融中。比如,供應鏈金融已為中小微企業提供全方位融資服務,區塊鏈融入其中所需的技術支撐、標準化工作、商業模式發掘甚至監管等,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類似的問題,在各行各業“+”區塊鏈的過程中普遍存在。論壇期間發佈的江蘇省區塊鏈產業發展報告中提到,當前,江蘇區塊鏈產業主要存在人才資源稀缺、產業集聚不強、技術標準缺乏和業務需求不足等問題。“眼下隻有大企業重視區塊鏈技術培訓,小微企業獨立培訓非常少見,人才培養需求缺口巨大。”江蘇知鏈科技有限公司總裁施亞東表示,目前區塊鏈不具備單獨作為一個產業發展的必要條件,必須與傳統行業相結合,形成“行業+區塊鏈”的應用模式,這就要求從業團隊儲備高素質復合型人才,具備業務和場景跨界能力,然而國內區塊鏈人才儲備嚴重不足。來自省城市發展研究院的調研顯示:一方面,我省信息通信業發展水平高,軟件產業發達,科教資源豐富,具備區塊鏈技術發展與應用的良好環境;另一方面,江蘇區塊鏈產業在全國的比重僅占2%-5%,這與我省產業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相稱。發展較好的南京、蘇州等市在區塊鏈產業發展上與深圳、杭州相比還有差距,產業集聚效應不強,造成規模經濟、創新效益及良性競爭環境難以顯現。還有一個“堵點”在技術標準方面,目前我省在區塊鏈領域還沒有通用的標準,也就導致區塊鏈開發和部署缺乏標準化引導。此外,由於區塊鏈技術的解決方案還不夠成熟,目前隻能在現有的系統架構上進行添加信任機制的重塑,並不能從根本上對應用場景帶來改變和提升。破題路徑加強頂層設計,搶占科創制高點盡管有“堵點”,但區塊鏈產業的未來前景為大傢一致看好。“還需進一步加強政府頂層規劃設計,發揮政府采購的引導作用,有重點、分階段、循序推進區塊鏈產業發展並形成特色產業鏈,以政府訂單的方式,對區塊鏈企業給予一定的扶持,助力更多區塊鏈場景落地。”省城市發展研究院副院長王興亞說,我省力爭在3年內開放200多個區塊鏈應用場景、在全省重點打造5-8個區塊鏈集聚產業園區,都是很有效的產業“破題”路徑。“作為區塊鏈相關平臺或企業,要‘兩條腿走路’——做好載體、深耕研發。”南京博雅區塊鏈研究院副院長孫聖力認為,區塊鏈應用必須與實體經濟結合,建立區塊鏈產業孵化基地,為中小微型區塊鏈創業公司提供配套基礎設施;還需加快培育創新能力強、發展潛力大、掌握核心技術的區塊鏈領軍企業,推動企業快速成長為獨角獸企業。“區塊鏈之所以發展處於初級階段,是因為有很多人不懂區塊鏈底層技術,相當於‘造出瞭車沒有人開’。”施亞東建議,高校需開設區塊鏈技術課程,供學生選修;同時不妨設立交叉學科,如金融科技專業、智信財會專業等;此外還需企業介入,加強產教融合。胡連生表示,為搶占信息科技創新“制高點”,我省將推動區塊鏈創新發展,著重強化核心技術攻關,為區塊鏈應用發展提供安全可控的技術支撐;深化場景應用創新,促進區塊鏈在工業互聯網、物聯網、政務服務、文化教育等重點領域的場景應用創新和先行試點示范;構建優化產業生態,加強區塊鏈標準化研究,分批分類推進通用技術標準和基於場景的行業標準建設,爭創全國區塊鏈發展示范區,進而“鏈”住未來發展的新優勢。來源:新華日報